首頁 >  將進酒Bar >  正文

    【將進酒Bar】“醉翁”歐陽修:大宋第一“嘴炮”

    分享至

    圖片

    北宋明道二年(公元1033年),洛陽,西京留守官署。

    一位年逾古稀的官員正在嚴厲地訓斥整天游山玩水、飲酒作樂的年輕下屬們:“你們知道我的岳父寇準晚年是因為什么獲罪嗎?正是由于他飲酒游樂過度。你們的能力和才華況且比不上他,這樣下去很危險!”

    下屬們面紅耳赤,諾諾稱是。

    一片寂靜之時,忽聽一人朗聲說道,“據我所知,寇大人并非因此遭禍,年紀大不愿意退休才是他獲罪的真正原因?!?/p>

    宋朝規定的退休年齡是70歲,這位官員已經71歲“高齡”,聽完這番話,官員默然無語,場面極度尷尬。

    這位“勇懟”領導的壯士便是歐陽修,此時,他剛剛26歲。

    圖片

    (來源:攝圖網)

    在大多數人的心目中,歐陽修是縱情山水的醉翁,是詩文錦繡的文豪,是慧眼識珠的伯樂,但他的“嘴炮”技能卻常常被忽略。憑借鐵齒銅牙與生花妙筆,他路見不平仗義執言,懟領導、懟政敵、懟朋友,懟出個恣意灑脫的人生,堪稱大宋第一“嘴炮”。


    歐陽修出生在綿州(今四川綿陽),4歲喪父,與母親寄居在叔父家相依為命。因生活拮據,母親用蘆稈當筆,在沙地上教他寫字,勉強完成了啟蒙教育。他的科舉也不順利,考了三次才考中。

    按理說,像歐陽修這種無背景、無家產、無人脈的“三無”人員應該謹小慎微,不敢行差踏錯半步。但對歐陽修來說,向上司“拍馬屁”、遇到糾紛打圓場那是不可能的。

    27歲那年,歐陽修還只是洛陽的小推官,就搞了一件大事情。

    這一年,宋仁宗任命范仲淹為右司諫,承擔為朝廷改革出謀劃策的重責。歐陽修比范仲淹小18歲,是范仲淹的“小迷弟”,他非常希望這位“先天下之憂而憂,后天下之樂而樂”的偶像能夠為改革直言進諫。

    沒想到,范仲淹上任幾個月后卻一直沒有動靜。歐陽修坐不住了,給范仲淹寫了一份言辭激烈的《上范司諫書》:

    “拜命以來,翹首企足,佇乎有聞,而卒未也,竊惑之。豈洛之士大夫能料于前而不能料于后也,將執事有待而為也?”

    大意就是,為什么你范仲淹擔任諫官這么久卻什么都沒做,究竟是沒有能力擔任這個職務,還是另有計劃憋大招?

    在歐陽修眼中,年齡大小、官職高低都不是事,他只關心這件事、這個人是否對國家有利。在這一點上,歐陽修和范仲淹不謀而合。一篇文章,讓兩人了解彼此的政治主張,建立起改革統一戰線。

    3年后,歐陽修為范仲淹兩肋插刀,做了一件轟動朝野的事情。

    此時,范仲淹已升任開封知府,全面推動改革。他畫了一張《百官圖》,向宋仁宗詳細梳理了朝中百官錯綜復雜的關系,并建議皇帝收歸官員任用權。這張圖得罪了保守派,遭到激烈抨擊,宋仁宗為了朝政穩定,無奈將范仲淹貶出京城。

    圖片

    (來源:攝圖網)

    范仲淹被貶后,一名叫高若訥的諫官不僅不對這次錯誤貶謫進諫,反而趁機落井下石,在一場聚會中公然嘲諷范仲淹是罪有應得。

    不巧,歐陽修也參加了那次聚會,礙于面子他沒有當場發作?;丶液?,他立刻奮筆疾書,寫了一封公開信《與高司諫書》。

    這封信言辭銳利、邏輯嚴密、層層深入,從學問、能力、人品等方面對高若訥進行了山呼海嘯、摧枯拉朽般的質疑與抨擊,在展現一支筆勝過千軍萬馬力量之時,還順手送給高若訥一個“君子之賊”的稱號,將他牢牢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。

    只是這封信雖然罵得暢快,卻也違逆了宋仁宗不得再妄議范仲淹事件的旨意,于是,他被貶到偏僻的湖北夷陵擔任縣令。此后,三起三落,宦??部?。

    歐陽修51歲的時候,受命擔任禮部科舉考試主考官。

    當時的文壇,正流行文風艱澀怪癖、深奧難懂的“太學體”,歐陽修一向倡導言之有物、平易自然,對這種文風深惡痛絕。

    歐陽修有位同事叫宋祁,比他年長9歲,是“太學體”的忠實擁護者,在兩人合作過程中,宋祁常常使用冷僻深奧的字,歐陽修不勝其煩。有一天,歐陽修終于爆發了,提前來到辦公室,在門口寫下“宵寐匪禎、札闥洪休”八個字。

    宋祁上班時看到這八個字,笑問歐陽修:“簡簡單單的‘夜夢不祥,題門大吉’,為什么用這么怪異的字?”

    歐陽修:“你平時不就是這么寫文章的么?”

    這次做主考官,給了歐陽修糾正文風的機會。

    在他批閱試卷時,看到險怪奇澀之文便大筆劃掉,一律不予錄取。

    當時太學里名氣最大、最被看好奪狀元的學子劉幾也參加了這次考試。歐陽修看到一份試卷寫道,“天地軋,萬物茁,圣人發。”用字看似古奧,但意思很簡單——天地運行,萬物產生,圣人出現。

    歐陽修猜到是劉幾寫的,便按照他的韻腳續道:“秀才剌,試官刷!”——這秀才學問不行,試官不會錄??!

    以劉幾為代表的“太學體”考生紛紛落榜,這場科考在落榜考生中引起軒然大波。

    有人在歐陽修上班路上聚眾圍堵,爭辯謾罵,聲勢浩大;有人編造謠言,詆毀他的人品,大肆傳播;還有人寫《祭歐陽修文》,扔到他家中,惡毒詛咒。

    但歐陽修對這一切早有思想準備,處之泰然,堅定推行他的文風改革。

    圖片

    (來源:攝圖網)

    歷史證明了歐陽修文風改革的先見性與正確性,在這次科舉中,錄取了文壇的蘇軾、蘇轍、曾鞏,位列唐宋八大家;錄取了政壇的呂惠卿、章惇、曾布、王韶、呂大鈞,成為王安石變法中的風云人物;錄取了學壇的程顥、程頤、張載,開創“程朱理學”和“關學”……

    歐陽修不僅創造了史上最牛高考,更奠定了宋代乃至中華文化盛世的基礎。

    作為諫官,歐陽修展現了一支筆勝過千軍萬馬的戰斗力;作為文學家,他的文章簡潔流暢,紆徐委婉,開創一代文風。但他的文章配上寧折不彎的性格,不只是對抗政敵的利劍,有時候也成為對朋友費力不討好的枷鎖。

    歐陽修40歲那年,他的好朋友尹洙去世了。歐陽修比尹洙小6歲,曾向他學習過古文寫作,兩人是志同道合的古文運動推動者,感情深厚。

    受尹洙家人之托,歐陽修為他寫墓志銘。

    但寫好之后,尹洙家人非常不滿意,認為這篇墓志銘字數非常少,尤其是評價尹洙的古文成就只有“簡而有法”四個字,應該著重強調“古文運動倡導者”身份。

    歐陽修也不高興了,告訴尹洙家人:首先,“簡而有法”曾被用來評價《春秋》,是絕對的好評;其次,在尹洙之前,古文已有開風氣者,說他是“倡導者”不合適;第三,墓志銘之所以篇幅短,是由于模仿了尹洙簡練的寫法,這是對他最好的紀念與尊重。

    歐陽修最后明明白白指出,“所以慰吾亡友爾,豈恤小子輩哉!”——這篇文章是紀念好友的,我才不管你們小輩怎么想呢!堅決不改,一字不改!

    最終,由尹洙另外一位朋友寫了一篇更長的墓碑文。

    5年之后,歐陽修的至交范仲淹去世,歐陽修因撰寫神道碑碑文再次引發了范仲淹家人的不滿。

    當年,范仲淹作為“慶歷新政”改革的領導者,與保守派宰相呂夷簡產生了激烈的沖突,并最終以呂夷簡留任、范仲淹被貶謫收場。雖然政見不同,但呂夷簡非常認可范仲淹的能力,后來,西夏與北宋戰爭爆發,夷簡第一時間再次啟用范仲淹。在民族大義面前,兩人冰釋前嫌。

    在碑文中,歐陽修這樣寫兩人的和解,“及呂公復相,公亦再被起用,于是二公歡然相約,戮力平賊。”但范仲淹的兒子范純仁堅決不同意這個說法,“我父至死未嘗解仇。

    歐陽修告訴范純仁,你父親曾和我說過,他一生中從來沒有怨恨過任何人,你卻非要說兩位去世的人仇恨未解,“公等少年,何從知之?

    在歐陽修看來,范仲淹曾經主持朝政,如果對他的評價出現偏差,將對這段時期的朝廷形象產生不良影響。這篇碑文他字斟句酌寫了15個月,力求公正、穩當,連對立陣營都沒有反對聲音,不可能為了體諒家屬情緒做修改。

    結果依然很不愉快,范純仁將碑文中涉及兩人和解的語句全部磨掉,歐陽修也明確告訴大家,墓碑上的文章不算數,文章以收錄到自己文集中的為準。

    圖片

    (來源:攝圖網)

    在神道碑這件事上,歐陽修再次展現出高于范純仁等人的歷史站位與思考深度。歐陽修與范仲淹、呂夷簡一樣,雖政見不同,但始終心懷國家大義,從不以私人過節為念。歐陽修這種克己奉公的精神深深影響了司馬光、王安石、蘇軾等人,盡管在改革中各持己見,但始終惺惺相惜,成就了百花齊放的文壇盛況。


    歐陽修的果敢剛正、堅持真理是滌蕩朝野的一股清流,但過剛易折,他的行事作風得罪了不少人,頻頻“被黑”。

    歐陽修40歲那年,他被誣陷“與外甥女亂倫”,被貶滁州。

    這次被貶,是“慶歷新政”改革的不幸,但卻是中國文學史的幸事。在滁州,沒有勾心斗角、唇槍舌劍,只有湖光山色、淳樸百姓,歐陽修收獲了簡單的快樂,迎來了文學創作的高峰。他揮毫寫下“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間也”,讓《醉翁亭記》成為流傳千古的名篇,也讓“醉翁”成為后代文人仰望的典范。

    在醉翁亭附近,歐陽修建了座醒心亭,每當他酒醉或者疲倦時,便會在醒心亭遙望遠方。這一“醉”一“醒”兩座亭子構筑了歐陽修的人格內核,“醒”是時刻保持憂國憂民的清醒頭腦,“醉”是因太清醒而感到痛苦時,短暫地沉醉于單純的美好。

    這種精神內核隨著“醉翁”的名號在中國人中代代相傳,無論遇到再大的波折和苦難,都樂觀曠達,保持清醒的反思,挽狂瀾于既倒,扶大廈之將傾。

    在滁州之后,歐陽修幾經沉浮,官至副宰相、太子少師。但木秀于林,風必摧之,60歲時,又遭到“與兒媳有染”的詆毀,他心灰意冷,決意退休。

    退休后,他選擇風景秀麗的潁州安度晚年,改號“六一居士”。所謂“六一”,即藏書一萬卷、金石遺文一千卷、琴一張、棋一局、酒一壺,外加他一老頭。

    在六個“一”中,歐陽修遠離朝廷紛爭,做回自己,從琴棋書畫詩酒花中尋找到了心靈的自由與寧靜。

    從“醉翁”到“六一居士”的“一壺酒”,四川人歐陽修血液里自然流淌著對美酒的熱愛,無論心境如何變,稱號如何改,酒始終如老友般陪伴左右,帶給他堅持真理、追求完美的勇氣與決心。

    圖片

    (來源:攝圖網)

    川酒自古甲天下,四川有款多種糧食釀造的美酒,傾倒了包括杜甫、黃庭堅在內的無數文人墨客。想來,愛酒的歐陽修出川時攜帶的也是這款美酒吧,當他漂泊異鄉時,帶給他心靈的慰藉。

    千百年后,這款美酒經過代代匠人的傳承,因“集五糧之精華而成玉液”在清代被命名為“五糧液”。五糧液這個名字如同歐陽修的“六一居士”別號,樸素雅致,恰似古代文人寧靜淡泊又俊逸灑脫的情懷。

    縱觀歐陽修一生,他是改革斗士、文壇領袖、學術泰斗、千古伯樂,他憂國憂民、勤以治學、獎掖后進,在政壇、文學、史學、文學批評等領域均產生了持久而深遠的影響,堪稱“全能之王”。

    下一任文壇領袖蘇軾這樣評價老師歐陽修的文學成就,“論大道似韓愈,論事似陸贄,記事似司馬遷,詩賦似李白。

    王安石因被歐陽修提攜而名揚天下,自視甚高的他極為推崇歐陽修,“器質之深厚,智識之高遠,而輔學術之精微,故充于文章,見于議論,豪健俊偉,怪巧瑰琦……果敢之氣,剛正之節,至晚而不衰。

    千年之后,當我們回看北宋那段星光璀璨的歷史,歐陽修無疑是最耀眼的啟明星。穿過歷史煙霧,這位蒼顏白發的文章太守,正舉著酒杯,向我們灑脫揮手。



    執筆:李耀威

    統籌:李耀威 閆梅

    編輯:謝玥

    監制:田欣鑫






    責任編輯:閆梅
    相關推薦

    關注中國財富公眾號

    微信公眾號

    APP客戶端

    手機財富網

    熱門專題

    哒哒哒电影免费完整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