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 將進酒Bar >  正文

    【將進酒Bar】楊慎:我隨便一件事,都夠吹一輩子

    分享至

    圖片

    公元1524年,嘉靖三年,一陣巨大的爭執聲從皇極殿中傳出。

    吵架的不是別人,是狀元楊慎和他的大領導嘉靖皇帝朱厚熜。

    吵架的原因擱現在看,有點好笑——楊慎不讓朱厚熜管自己的親爸爸叫爸爸。

    這個事怎么來的呢?就是朱厚熜是“兄終弟及”繼位當的皇帝,朱厚熜的親爸爸是興獻王朱祐杬。

    上臺之后,朱厚熜就挖空心思想管自己的親爸爸叫爸爸。

    楊慎說:不行!按照禮法,你不能管自己的親爸爸叫爸爸,你只能管你堂哥的爸爸朱祐樘叫爸爸。

    朱厚熜一聽就火了:“我不管!我就要管自己的爸爸叫爸爸!”

    楊慎急了:“不行!從現在開始,你親爸爸是你叔叔,不是你爸爸,你得管你大伯叫爸爸!”

    “那我爸爸怎么辦?我那么好一個爸爸!”

    “你管你爸爸叫皇叔,或者說‘本生父’,反正不能直接叫爸爸!”

    在場的宮人全部被繞暈了,朱厚熜更是火冒三丈,楊慎還是不依不饒。

    朱厚熜自知理虧,吵架又吵不過,氣不過就把楊慎拉出去一頓痛打,一邊打一邊問,“我能不能管我爸爸叫爸爸?”

    “不能……”

    按道理說,領導愛管誰叫爸爸就叫唄!

    可是楊慎是個很犟的人,他死摳那個“禮法”。

    一個人吵不贏皇帝,隔天,他帶了二百多個大臣來接著吵,大吼:“國家養士一百五十年,仗節死義,正在今日!”

    見皇帝不理他,楊慎就帶著這二百多個人浩浩蕩蕩跑到金水橋上大哭,把皇帝徹底惹火了,把這二百多人抓起來,每隔十天痛打一次。

    楊慎差點被打死,撐過第二次杖刑,被人抬著發配到云南,到死都沒能回來。

    這件事就是很有名的“大禮議”事件,這事酷不酷?擱一般人能吹一輩子。

    可他是猛人楊慎啊,像這樣夠吹一輩子的事,他做過太多了。

    說到明朝的大才子,你會想到誰?

    周星馳電影里的唐伯虎,是不是正帶著文征明、祝允明、徐禎卿歪歪斜斜地從你腦海中走來?

    可事實上,明朝有所謂“三大才子”——楊慎、解縉、徐渭三人,唐伯虎都沒有排上號。

    這明朝“三大才子”,楊慎是首席。

    他為什么能成為才子中的首席?

    因為他24歲中了狀元?

    不是!明朝的狀元多了。

    楊慎是一位滅霸級的學霸,他在學術上有多猛?

    “著作等身”這個詞都不足以形容他。

    他一生寫了四百多種著作,經史、詩歌、散文、詞曲、音律、書畫、金石、天文、地理、生物、醫藥……一般人讀都讀不過來,想不通他是怎么寫出來的。

    楊慎是四川人,喝著岷江水長大。晚明很有影響力的思想家李贄曾說,“岷江不出人則已,一出人則為李謫仙、蘇坡仙、楊戍仙,為唐、宋并我朝特出,可怪也哉!”

    明代能夠與唐李白、宋蘇軾相抗衡的“大仙”,似乎也只有猛人楊慎了吧!若是如此,則非常湊巧,“三仙”都是四川人了。

    圖片

    (來源:攝圖網)

   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,也出一方好酒。也許正是因為天地山川的鐘靈毓秀,日月精華的青睞有加,才使岷江不僅出人才,還出好酒?!搬航彼|純凈,原本就是釀酒的上佳水源。

    岷江流域有款美酒,從盛唐傳承至今,飄香千年,這酒便是如今的五糧液,只不過當年的它叫“重碧酒”。水為酒之血,五糧液的釀造用水取自岷江江心90米深,甘冽凈爽的古河道水正是五糧液卓越品質的基因,而釀酒的人更深諳天人合一的至理,千百年來釀制出最全面協調的美酒。

    今人知道楊慎,大都是從《三國演義》那闋無人不知的序詞《臨江仙》開始的。

    滾滾長江,洶涌東逝,不可拒,不可留。對也罷,錯也罷;成也好,敗也好。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談中。

    這首真實而又迷離的《臨江仙》把三國說透了、說盡了。

    圖片

    (來源:攝圖網)

    它遇到《三國演義》,立刻干柴烈火、水乳交融,就像是白酒旁的一碟花生米,放在一起有滋有味、恰到好處。

    這首詞還實實在在地影響了我們的生活,它還是一首KTV必點曲目,試問哪個人身邊沒有一位愛唱“滾滾長江東逝水”的長輩!

    一生能有一首流傳千古的詩文傳世,這事夠不夠吹一輩子?

    羅貫中寫完《三國演義》的時候,本來是沒有這首詞的。一直到清朝初年,人們看到的《三國演義》開頭都沒有這首詞。

    那么,這首《臨江仙》是如何跑到《三國演義》的開頭的呢?

    這是清朝毛宗崗加上去的,他認為這首詞與《三國演義》的基調十分相近,就將詞挪到了書的開篇。

    如果沒有毛宗崗,楊慎的這首詞就只是他所寫的另一部著作《廿一史彈詞》第三段《說秦漢》的開場詞,可能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地被人遺忘。

    毛宗崗是楊慎跨越時空的伯樂,而楊慎也是另一個人跨越時空的伯樂。

    如果說楊慎的一大貢獻是寫下一首詞,那么他的另一大貢獻是發現一首詩。

    這首詩婦孺皆會背:“前不見古人,后不見來著,念天地之悠悠,獨愴然而涕下?!?/span>

    對,他是陳子昂跨越時空的伯樂。

    話說當年楊慎被毒打一頓后,流放至云南,以研究歷代詩文自遣。

    圖片

    (來源:攝圖網)

    某一天,楊慎在翻閱一本唐人的詩集,忽然翻到關于這位詩人的一篇小傳時,年已五旬的他眼睛一亮,大腿都拍腫了:這里面居然還藏著一首妙詩?

    楊慎自認博覽群書,如此妙詩,自己卻未曾讀過。

    八百多年過去了,這首詩靜悄悄地躺在這一篇小傳里,沒有被人重視?

    楊慎提起筆,珍重地將這幾句詩圈了出來,并認真地寫下批注,“陳子昂《登幽州臺歌》,其辭簡質,有漢魏之風,而文籍不載?!?/span>

    在楊慎的推薦下,各路文壇大咖們紛紛轉發這首詩,使它傳誦一時。

    可以說楊慎確實是慧眼獨具。自此,一首藏在小傳里八百年的詩篇綻放出炫目的光彩,不至于遺憾地與我們擦肩而過。

    類似的傳承在過去的一千多年里還有很多。

    在楊慎去世的幾十年后,大學問家胡應麟在宋人郭茂倩撰寫的《樂府詩集》里發現了張若虛的《春江花月夜》。此時,離《春江花月夜》的誕生,已經過去了900年。

    若不是胡應麟與郭茂倩完成了《春江花月夜》跨越時空的傳承接力,這首“孤篇壓全唐”的天才之作就真的失傳了,連同張若虛的名字也會被塵封。

    如今,我們依然能讀到“滾滾長江東逝水”“前不見古人,后不見來者”“春江潮水連海平”……你可知有多幸運?

    一千多年里,感謝那些跨越時空的伯樂們完成詩文千年的傳承接力,把妙句帶給我們。

    所以,別離時我們還可以說“海內存知己,天涯若比鄰”;中秋的美好祝福還能有“但愿人長久,千里共嬋娟”;重燃希望時一句“天生我材必有用”便已足夠。

    圖片

    (來源:攝圖網)

    除了詩文的傳承,味道的傳承也需要伯樂。如今,我們還能喝到五糧液,你可知有多幸運?

    正是一代代釀酒匠人對五糧液酒傳統釀造技藝的執著堅守,以及對卓越品質的極致追求,成就了五糧液千年傳承的厚味。一代代釀酒匠人披星戴月、殫精竭慮,花費畢生時間探尋美酒的神秘法則,方才釀造出“香氣悠久、味醇厚、入口甘美、入喉凈爽、各味諧調、恰到好處,尤以酒味全面而著稱”的五糧液,將自然的稟賦發揮到極致。

    如今,我們舉起一杯五糧美酒入喉,感慨“濃香、醇厚、甘美”之際,我們也是這千年厚味跨越時空的伯樂!



    執筆:陶野

    統籌:李耀威 閆梅

    編輯:吳芃

    監制:雨天


    責任編輯:閆梅
    相關推薦

    關注中國財富公眾號

    微信公眾號

    APP客戶端

    手機財富網

    熱門專題

    哒哒哒电影免费完整版